anniversaryBanner
华研硕果
华研丛书目录‏
文库
  文章
  报告
  其他
出版
  研究论文系列
  书籍
  学刊
  人文杂志
  华研通讯
专题

 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华研硕果 > 出版 > 书籍

百年虚拟帮会 - 麦留芳著

时间:2017-07-02  来源:  

haibin-cover.jpg

出版:华社研究中心
作者:麦留芳
ISBN:978-983-3908-39-4
出版年份:2017年
页数:146页
售价:RM30

在希腊神话里,有则哥典结(Gordian Knot俗称死结)的故事。话说有位受宠的农夫,为感谢宙斯神谕封他为王的恩典,乃驱牛蓬车到奥林匹亚山的神殿里,然后在牛的颈轭处打了个死结。那就是附带咒语的哥典结:能用手松绑那死结的,才能主宰亚洲。

许多绿林好汉都铩羽而归。后来的亚历山大大帝,亦曾闻风前往那殿堂,尝试徒手松绑那死结,也功败垂成。最终他亮出宝剑,砍哥典结成两截。所用是王五的大刀也好,青龙偃月刀也好,甚至尚方宝剑,毕竟,都并非咒语所嘱之方法。

笔者在整理殖民地时代华人帮会史之际,感到千头万绪。主要是发觉到该百多年的时段内,哥典结丛生,更麻烦的是不少是由历史与传说互扣成结的。本书的主旨在于辨认出关键性的死结,以及松绑的策略。楔子乃在提供那论述的框架。

兹迳把四大症结摊开,随之依据移民生老病死的记录,提供解结的逻辑。小李飞刀虽例无虚发,用来解开这许多的百年大结,抽丝剥茧的功力仍嫌不足。可自慰的是已踏上行远自迩的第一步。

数则百年大结如下:公司绑帮会/帮会绑天地会/武馆绑与公司/首领绑黑白。

(1)公司绑帮会

约从1800年至1945年,在殖民地活跃过的华人帮会,乍看之下,几乎都是中国的天地会的山堂。至少,从1800至1890年,所有冠“公司”名的组织,如义兴、义福、海山、大伯公、和胜等等都是。

史载为垄断专卖、开拓、采矿的争夺,和协助当地马来皇室械斗的,就是这些公司。

史载从中国原乡招募、拐骗、运送数以千计契约及预付费用劳工南来的,也是它们。

【解结】公司本质应是处理宗亲事务的;而那年代人口稀少,也没大生意可做,公司为何要大动干戈?因此,公司不会是帮会。

不过,那些公司不是一成不变的。这便涉及时序。公司本质在1840年之前确是以乡情和福利为主导;之后西潮东渐,才倾向专业管 理和资本累积。利之所趋,公司间多会暴力相向。之前之后,对内对外,它们还是以“公司”见称,这就犹如处于一趟浑水中,公司时而福利会,时而帮会。

(2)帮会绑天地会

警方的帮会文件几乎都印有、或盖上洪门图案或印章,本地帮会因借用之而被捆绑而衍生的关系,是想当然尔。这层面上的磨合仅说明形式上的拟制。两类帮会在本质上的真正差异是会员的来源,或名册。

【解结】以“生为洪门人,死为洪门魂”为内聚力的正统天地会,的确曾在殖民地活动过,例如尤列的中和堂;它虽不复明,却反 清。前此五十年的落难义士在借壳时段,或也曾在殖民地建立过正版的天地会。其中有载两名新加坡华人曾返厦门参加小刀会起义,其他的至今尚无以名之。

其余的,却是绝大部分,则是由本地公司或武馆所创立的,具有铭号的虚拟天地会。虚拟的特征不在制度或亲属关系的拟制,而在组成分子的真实性。若成员仅是客串的、临时的、充数的、挂名的,简言之,成员身份是附有退离时限的,应可统称为影子会员。那组织就是虚拟的。

虚拟帮会的创立是有迹可循的。在每年输入的数以千计的契约(借债)劳工之中,必有跳船的,和无法在短期内赎身的。招募和雇 佣劳工的公司,既必须有效地督导和监控他们,有组织的暴力便应运而生。公司和暴力团就被死结捆绑起来。事情好像就是那么简单。

在那年代,尚未能给赖债的送发律师索偿信。除却暴力索偿外,应也有攻心的计谋,以使到跳船者无处躲藏,走投无路,因原乡和殖民地都严办天地会会员。

成立以江湖义气为幌子的帮会来拉拢劳工,便是攻心之计。虽谓在大江南北的帮会不胜枚举,但在19世纪闽粤原乡最为家喻户晓的莫过于天地会。这由落难义士拟制之,驾轻就熟。

(3)武馆绑公司

各大型乡亲会馆,多附设有国术社/演武厅。因从属关系,武术社便被隐蔽着。直到主持师傅另起炉灶,武馆才绑着公司。武馆本身 亦可拟制帮会,同是义气组织。只可惜,武术馆的踪迹与活动,鲜被提及。

【解结】目前资料能被用来探测武力来源的,是那百多名的落难义士,以及在地的入室弟子。

有说义士们曾借用庙宇、会馆等,以掩护其身份。有待探索的是他们是具有武术招数的一面,以及他们南来后在武术发扬、或暴力的整合的活动。搜集会馆内的国术社、演武厅、醒狮团、义诊中医,以及武术馆的设立、武师南来授艺等的资料,可也算是亡羊补牢。

另一消极补牢之法是,从各类给社团庙宇捐款的具名机构中,辨认出武术馆。习俗上,虽因不雅而把烟馆、妓馆、赌馆、猪仔馆等排除在捐赠行列之外,本质不完全明朗的义兴馆、海山馆、义福馆、曹家馆、宁阳馆等,也出现过。居前的三馆,已被划入天地会,后两馆则被视为血缘组织。

要断定一“馆”的属性,首要任务是要规范它们的地、血、业、语缘属性。例如,宁阳是指新宁和阳江合并的乡镇吗?义福是来自何 省何邑?如都不是,把它们归类为“武馆”的机率便会大大地提高。

(4)首领绑黑白

黑白者,双面人者,即既反清又亲清。在被视为帮会领袖群中,有好些是拥有清廷官衔和本地封爵的人物。一般的认知是,帮会都反清。

【解结】双面人具有不同的含义:他们气贯黑白、大小通吃、吃里扒外、暗度陈仓、弃暗投明。到目前为止,双面人给研究得比较透彻的是郑景贵和叶亚来。要打开这个矛盾的结,当务之急是确定封爵与领袖群雄的次序。虚拟帮会的影子会员既可赎身,腰缠万贯后从良受封,两者串联,死结便顿开。

末了,哥典结富有浓厚的演义性,上述的缠结却盘根错节。欲藉砍乱麻的快刀,似乎难给死结予合理的解脱。到头来,殖民地百年的华人帮会史,还只是落得个雾里看花。


  目录.pdf

 

 
 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